您現在的位置:主頁 > 星座解碼 > 星座時尚 > 一落馬政協副在母親靈堂用筐收錢 找人記賬   

一落馬政協副在母親靈堂用筐收錢 找人記賬

  • 發表日期:2016-10-18 |
  • 點擊數:
  •   圖為接受組織審查時,褚來福流淚。

      原標題:從“黑土地的脊梁”到“參霸”的

      白山市政協原副褚來福警示錄

      20多年前,他是全縣最年輕的鎮黨委,吃住在鎮里,帶領大伙沒黑沒白地干,腳上沾滿泥土,和老百姓打成一片。當年,鎮黨委被評為全省模范基層黨委、全國先進基層黨組織,有記者專門寫了報道他的人物通訊《黑土地的脊梁》。

      他是褚來福,省白山市的“風云人物”。他從鄉鎮長做起,做到白山市長白縣委、縣常委會主任,白山市政協副(副廳級)。

      然而,一步步順風順水,一點點忘記了初心。他當著官想著發財,全然忘記了自己是一名,假公濟私、、與民爭利,終被自己的貪欲拖進了萬丈深淵。曾被群眾稱贊的人民變成了群眾唾棄的。

      近日,經省委批準,褚來福因嚴重違紀被和,移交司法機關。消息發布后,群眾給省紀委寫來了感謝信。

      思想滑坡,心態失衡,權錢交易

      褚來福的:“有些興奮,還有些緊張不安,感覺到了和是這么近的關系。”“一個人最大的改變是觀念的改變,他的方向發生變化的時候,行動會跟過去。”

      “那時,我就想著,做一個對社會有用的人。”褚來福最近總是回想自己的過往經歷,“我怎么變成了這個樣子呢?我也想找這個根源在哪。”

      高中畢業后,褚來福回到生產隊勞動,后被選任民辦教師、干部。他在時看到,領導和普通干部一樣步行下鄉丈量土地,住在大隊部,吃派飯,群眾有啥事都去找干部,都搶著領干部回家吃派飯。他深受影響,心無,渾身是勁,22歲那年了。

      此后,他踏實肯干,歷任白山市特產局局長、長白縣副縣長、長白經濟開發區管委會主任等職,成為家鄉人的驕傲,感覺良好。

      然而,變化也在此時發生。

      在縣里工作時,褚來福經常帶隊招商。在和老板們觥籌交錯中,他感受到老板們奢侈的生活,看到老板們“頭頂”呼風喚雨,心態慢慢失衡,覺得很多老板無才無德,不如自己,卻生活滋潤,一綠燈,不由憤憤不平,開始羨慕奢靡生活,迷戀。

      2005年4月,褚來福被組織任命為白山市副秘書長、市局局長。

      職務提升了,褚來福卻很郁悶。他覺得該“有步”了,卻沒想到被這么安排“有職,工作困難重重,出力不討好”。他怨恨“組織不公”,甚至想辭職下海撈金。

      他每天接觸的老百姓,“看到底層人生活,辦事太不容易”,這非但沒有激發他用滿腔的熱情去為老百姓做事,反而讓他倍感、地位的重要。

      “從善如登,從惡如崩”。心態失衡、缺失,褚來福逐漸了迷失沉淪的不歸。

      2000年褚來福任白山市八道江區副區長,分管工業。調研項目時,他認識了某“老板朋友”。該“老板朋友”供述:“我跟他關系處得不錯,希望以后他有更好的發展,能給找一些工程。”

      2007年,“老板朋友”的感情投資得到了回報。褚來福時任靖宇縣縣長,主動幫助“老板朋友”承攬了縣里的新建工程項目。

      為了感謝褚來福,2009年的一天,這個“老板朋友”領他看了一套沈陽的120平米的房子,看褚來福“相中”了,隨即給了他房子的鑰匙。

      “有些興奮,還有些緊張不安,感覺到了和是這么近的關系。”當時的心情,褚來福記憶猶新,“這是我違紀違法道的開始,也是重要的一步。”

      2009年是褚來福“發大財”的一年。當年,靖宇縣決定征用2000畝林場建物流園區。褚來福與該林地承包人協商,擬以2000萬元的價格征用其林地。該承包人承諾要“感謝”褚來福。褚來福當即豎起兩個手指。

      “20萬元?”該承包想,辦這么大的事,送20萬元少點。但當他將50萬元現金送給褚來福時,發現褚來福“拉下了臉”。于是,該承包人第二次來到褚來福家,送去一個裝有150萬元的綠色雙肩背包,特意告訴褚來福“這是一個半”。

      褚來福得到不義之財的擔心和不安,在2010年12月他當上長白縣委那一刻,煙消云散。他盤算著“小九九”,自己安慰自己:“收房子、收200萬元,都是一對一的,一把一利索,我離開了靖宇縣,就不會出事了。”

      自作聰明,聰明反被聰明誤;心存僥幸,存下的是不幸。

      膨脹,靠山吃山,成為家族企業幕后老板

      褚來福的:“我自己也恨也悔也痛,將來九泉之下,我怎么去見父母啊!我父親如果知道,會像我小時候犯錯一樣,把我綁在樹上狠狠打,一定會氣”

      2010年12月以后,褚來福在長白縣工作4年多,任長白縣委。這期間,他違反廉潔紀律,利用職務上的便利,“靠參吃參”為其親友和他人經營活動謀取利益。

      長白縣是人參的主產區之一,人參產業是該縣唯一成熟的特色支柱產業,參業產值占農業總產值的60%以上,占農村人均收入的70%以上。在長白縣,參地指標的分配,直接關系著廣大參農的切身權益。

      參地指標的分配原本是的行政事務,只需向縣長匯報,但與褚來福共事的同事說:“2010年12月,褚來福擔任長白縣委之后,提出要整合長白縣的參業用地資源。按照他的要求,縣里出臺了《關于人參產業整合的指導意見》,所有的參地指標分配都要請示他。”

      “他是當地的參霸。”執紀人員告訴記者,褚來福是參業發展方面的“專家”,在發展家族企業上,煞費苦心。2010年,他決定成立公司,由家族相關人員共同打理,在人參種植、加工、銷售、人員任用、利潤分配等方面都是他說了算。

      褚來福是家中的“頂梁柱”和“主心骨”。父親去世前,讓他開車拉著,到兄妹家轉了個遍,囑咐他,要照顧好兄妹。他一邊流淚,一邊下定決心,要承擔起父親的責任,讓家里人都過上更好的生活。可是,他不思正道,反而不擇手段,把手中當作了的工具。

      2011年,一家公司找到褚來福“求支持”,褚來福為其爭取了10公頃參地指標。為感謝褚來福,該公司拿出其中的4.8公頃參地送給褚來福。此后的三年,褚來福每年為該公司爭取參地指標。4年中,該公司4次共拿出19.4公頃參地指標送給褚來福,由褚來福家族企業種植經營。

      不僅如此,4年中,該公司每年以高于市場價格對褚來福家族企業的人參產品進行收購,實現產銷一條龍,變相向褚來福輸送利益200余萬元。

      褚來福的貪欲如洪水決堤,一發不可收。他把制度當成了“橡皮泥”,想咋捏就咋捏。

      2014年,省里給長白縣120公頃參地指標,明確要求通過公開拍賣的方式分配。褚來福卻提出了對重點企業“定向拍賣”的模式把參地指標指定給某個企業,別的企業沒有資格競拍。

      就這樣,當年,長白縣拿出59公頃參地進行定向拍賣分配,還有61公頃面向社會公開拍賣。定向拍賣的成交價,就是底價10萬元一公頃。而當年公開拍賣的參地成交價,最高達80多萬元一公頃,平均成交價30多萬元一公頃!

      “積善之家必有余慶,積不善之家必有余殃”,這個道理,褚來福根本不懂。噩夢醒來,原想雞犬,卻落得雞飛蛋打。

      “其實我不管家里人,他們也能生活得很好,都很能干。我沒想透,走錯了,如今給家族留下的都是負面的東西。沒有后悔藥啊”褚來福流下了的淚水。

      ,瞞天過海,不不收手的“雙面人”

      褚來福的:“我會上正廉潔、講。背后私下交易,違法亂紀。”“錢有了,心里的負擔卻重了,提心吊膽的日子也不好過,一有什么風吹草動,就緊張、就睡不著覺。”

      褚來福說自己是“兩面人”,“人不人、鬼不鬼”。“在縣區工作時,也想證明組織上沒看錯人,也想證明自己還能做點事。”

      他策劃搞了一個“胸中有全局,心中有百姓”的活動,讓干部下基層和群眾打成一片。他帶頭把長白縣所有的村屯都走到了。

      他說“省一個是一個”。帶領大伙到出差,為了省錢,他讓住地下室,一晚只花四五十塊錢。吃飯也是越便宜越好,有的同志吃面條,16元一碗,他把同志罵了:“你是豬啊,就知道吃。一碗面條這么貴,吃方便面!”

      干部們說,褚來福在臺上正廉潔,講得可“順溜”了。

      而這背后,褚來福違反組織紀律,先后5次不如實填報個人事項,隱瞞兩套住房;違反廉潔紀律,收禮成常事,可謂“入鮑魚之肆,久而不聞其臭”。

      據統計,2004年至2016年,褚來福先后收受禮金80.6萬元。其中,在黨的后,不不收手,收受禮金53.6萬元!母親去世時,他一方面讓手下打電話通知各局各單位,不許前往;一方面在靈堂,用“筐”裝錢,專設記賬人員!

      對兩筆“有可能出事兒”的相關部門一把手送的錢,褚來福交給下屬保管,名義上是交公,實質上用于他的電話費、車輛加油費等個人開銷,甚至他的黨費也從這筆贓款里出!

      褚來福戴著假面具,臺上,人前人后,不斷轉換模式。心無所畏,行無所止。

      2015年,褚來福得知長白縣委原苗春岫被組織審查后,擔心到自己,馬上把某老板找到辦公室,把妹夫名下的林權證變更到該老板名下。他親自協調、指導該老板與另一家公司簽訂虛假合作協議,掩人耳目,以假亂真。

      他想對策,緊鑼密鼓召開家庭會議,訂立攻守同盟,急得如熱鍋上的螞蟻一般。

      晚上他睡不安生,好像就要來臨。但一到了白天,“身邊都是說你好的,你就感覺好像沒事。”褚來福說。

      當組織上找他談話時,他一口咬定自己沒問題,信誓旦旦:“我是為了當地經濟發展,讓有實力的企業搞經營,有人沒得到參地指標,我!”

      上梁不正下梁歪,他的手下,長白縣委原副劉猛、縣林業局原局長姜思華、馬鹿溝鎮黨委原謝方軍,靖宇縣發改局原局長張華都因嚴重違紀相繼落馬。

      “身邊都是捧你的,抬轎子的太多了,直到把你抬到溝里,你才知道。”落馬后,褚來福莫及。

    浙江6+1开奖号码 内蒙古十一选五推荐号 七星彩玩法说明 山西快乐10分预测大师 股票涨跌原理与股价计算 十一选五遗漏数据查询 广东快乐10分一定牛 幸运飞艇官网下载手机版 江西时时彩前三综合走势 75秒极速时时彩官网 湖北11选5一定牛 腾讯股票 贵州十一选五中奖 如何赌博才能长期赢钱 重庆时时开奖现场直播 两面针股票行情 河北快3和值尾遗漏值尾走势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