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現在的位置:主頁 > 傳統命理 > 姓名 > 古人取名 有哪些講究   

古人取名 有哪些講究

  • 發表日期:2017-07-07 |
  • 點擊數:
  •   恰如學者伊·謝·科恩在《論》里所稱,原始人姓名的誕生是古人意識萌芽的出現。沒人能確知中國歷史上第一個有名字的人,但這個人一定是存在過的,從他意識到自己為自己命名的那一刻起,有關起名的爭議和學問就逐漸展開了。

      古代堯舜禹的名字分別是伊祁放勛、姚重華和姒文命,但這到底是其真正的名字,還是后世的附會,就如堯舜禹其人是否真的存在過一樣,是一個尚存疑的問題。但從夏朝開始,古人名字的符號意義就開始被重視卻是不爭的事實,而最為重視名字的,應是當時的“帝王家”。在歷史上留下名字的殷商古人多為君主、貴族,在當時,平民大多是沒有名字的,至于奴隸更不會有名字,最多有個諢號,便很“了不起”了。殷商貴族多用天干為名,是很多人的共識,其實對此說法還是有一定爭議的。太甲、太戊、武丁、武乙等王的名字,應該不是真名,而是類似后世謚號或廟號一類的稱號,但也有其在生前就使用的情況。不管怎么說,當時的人起名字,大概不會這么刻板單調。比如,商紂王名受,考慮到商王姓子,商紂王的名字應該是“子受”,但約定俗成的說法卻是帝辛、紂王等。武王伐紂后,史書上依然罕見平民的名字。

      但在周朝后,姓氏的問題就愈發凸顯了,這大概跟當時興起的祖先有關。在西周時期,人名大多都是單字名,這大概是因為當時人口較少,不存在太多重名現象,也沒必要用更多的字來起名字。比如周武王姬發、周成王姬誦、周昭王姬瑕、周穆王姬滿,其單字名響亮而易懂。春秋時即使君王,也有一些不避俗物的名字。大名鼎鼎的齊桓公名小白。晉文公名重耳,頗有舜帝“重華”的風貌,但顯然耳朵和眼瞳的“地位”不可比。至于黑臀、黑肱、痦生等國君名字,更談不上高雅。但古人對名字并非不重視。起碼在春秋戰國時,已經有人在論述起名的必要和注意事項了。如《左傳·桓公六年》中所述,“不以國,不以官,不以山川,不以隱疾,不以牲畜,不以器幣”,古人對名字的避諱首先是性的,其次才會考慮避開所謂的低俗。先秦古人里最讓人不解的人名,大概就是著名的嫪毐了。“毐”是品行不端之義,很難想象嫪毐是其本名,更像是結合其性格后起的諢號。或許,當時的平民對待名字并不很在意,所以游走于市井的嫪毐才可以讓人忘記曾經的本名。

      有些“怪名”,今天看起來奇怪,但了解當時的語言用法后,也就可以理解了。比如,漢朝名為“食其”者不少。“食其”讀音為“異基”,《漢書》上講“食”為飲食、飯食之義,“其”為“箕”,“食其”的意思是糧食豐收。在以農為本的時代里,出現酈食其、審食其、趙食其這樣的名字,也就不足為怪了。東漢三國時期以“單名”為主,甚至幾乎找不到非單字名的人。這是為何?傳統觀點認為與王莽托古改制有關,“令中國不得有二名”,以單字名為尊貴。這或許是一個重要方面,但縱觀歷史,從先秦到三國,大多數人名都是單字。筆者認為,這根本上還是因為當時人口較少、重名率低,用單字名完全可以滿足起名需要。

      經過數百年的中原混戰,匈奴、鮮卑、羯、氐、羌等少數民族和中原人不斷融合、,單字名和雙字名的情況都有出現,而仍以單字名為主。重名現象不是今天才有的,如果說在漢代之前重名現象還不普遍,那么從漢魏六朝開始,此問題開始得到時人的關注。由于前文所述的單字名的流行,讀史時常常會遇到讓人糊涂的地方。比如,王莽改制前后,活躍在史書上的3個王匡、2個王興、3個王鳳,其中有些是王莽陣營的,還有些是王莽敵對陣營的。

      翻閱史料可知,南梁元帝蕭絳曾寫過一本《古今同姓名錄》,他所搜集到的資料顯示,歷史上有3個董仲舒、3個孔子、3個周瑜、3個王羲之、4個劉秀、9個張衡、9個張良……這還是在當時能留下名字的人,加上市井百姓難留名字的,重名者肯定更多。到了隋唐以后,名字的避諱現象更加凸顯,或許是考慮到使用的麻煩,從唐代開始的名字(尤其是出生在深宮中的太平天子)用字愈發冷僻,這點在南宋和明代皇親國戚的取名中格外明顯。出于避諱考慮,貴族不與百姓生活用字“爭字”,倒也是文明進步的表現。如果所有的帝王都用“世民”這樣的字,恐怕會干擾到日常用字,畢竟避諱是一個嚴肅的問題,甚至連古人都會“搶占”今人的使用權。比如,李家奪定天下后,先祖李虎的“虎”字也要避諱,史書上的隋代名將韓擒虎只好“改名”為韓擒或韓擒豹。此類例子比比皆是。

      除了重名與避諱現象,“熱門字”現象在后世依然留存。五代十國時期,名字里帶“彥”字者甚多,可見當時的人對這個字的偏愛。《爾雅·釋訓》有言“美士為彥”,“彥”字有豐富的美好內涵,但這依然不能解釋五代北宋人為何偏愛“彥”字。宋代文人對內傾和自省式的文化思維更加迷戀,取名也更加雅致,且雙字名開始成為主流。

      金朝、元朝時多民族混雜,出現了燕帖木兒這樣的混雜名,還有石抹狗狗、完顏驢糞等頗為生猛的名字。從明代開始,傳統的崇尚文雅的取名風氣復歸,明清兩代,堪稱知識取名花樣的巔峰期,大多數名留史書者都語出有典故,取名所謂“男《楚辭》,女《詩經》”的說法大概就是那時候流行開來的。清代取名的學術文雅氣一直保持到了。我們能看到的大多數人物的名字和今天很不一樣,一方面,重名率較低,雙字名多;另一方面,名字多有豐富寓意,且上流社會取名和老百姓很不一樣。

    浙江6+1开奖号码